我與動漫社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如果要我在政大選一門最喜歡的課,「社團課」應該是不少人的答案。
 而對我來說,「動漫社」除了是一個社團的名字外,它也承載了我在大學生涯的友情、歡笑與淚水。
 會加入動漫社,都要從那個中午的豔陽天開始。
 那是大一上學期的開學第二周,學校正在舉辦轟轟烈烈的社團聯展:橋牌社、桌遊社、跆拳道社、擊劍社......羅列在商學院和中正圖書館附近的各大社團攤位,令我看得目不暇給。
 但第一個吸引我目光的,卻不是這些位在學校中心地段的社團,而是一個獨自佇立在麥側,孤零零地展示著各種玩偶和刊物的攤位。
 和其他社團不同,攤位上就只有一個面目黝黑的高瘦男孩在顧攤。
 「請問......這裡是甚麼社團呢?」我很快地便被一個有著瞇瞇眼的小電視娃娃吸引了目光。
 「喔?是學妹嗎?我們這裡是動漫社,有喜歡甚麼作品都可以來交流喔!」
 「動漫社嗎......」我心裡默念著這個社團的名字。與此同時,心裡也萌生了對這個社團的興趣。
 後來,我就這麼地在懵懵懂懂的未知下,加入了動漫社。
 動漫社雖然名為「動漫社」,但我們做的事卻不只有動漫:我們會唱卡拉ok、玩故事接龍、學畫畫,甚至會練習小說創作,或是研究動漫背後的歷史和文化要素。
 對我來說,動漫社比起社團,更像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同樣熱愛ACG、擁有共同興趣的我們,在動畫世界的連結下,從許多沒有交集的平行線,連結成一圈又一層層相連的漣漪。
 也正是因為動漫社,我開始慢慢感受到了友誼的溫度。
 大約從五、六歲開始,我慢慢發現自己和同學之間的不同:我幾乎沒有辦法融入同儕中,每當看著同學們已經各自組成小團體時,我卻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也因此在同學眼中,我就是一個不合群的「怪咖」。直到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是傳說中的「亞斯伯格傾向」者。
 儘管只有輕微的傾向,但亞斯伯格的相關症狀仍然讓我在社交上吃足苦頭。
 但動漫社卻對我伸出了友情的雙手,包容我奇怪、不一樣的地方,讓我能在這裡嚐到友情的甜美。
 因著動漫和遊戲的牽引,我認識了許多同齡好友,還有很多可愛的學長姐們,每當我心情不好,或是心情太好不知找誰傾訴時,動漫社的同學和學長姐就成了我的說話對象。
 這裡,不只是一個社團,更是我們的一方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