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回憶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其實到了現在,畢業前夕,在某些時刻中還是很難相信,我與振聲的日子已過了四年。

合唱團是個很奇妙的地方,隨著時間的腳步許多人離開,亦有許多人會慕著山中冉冉的歌聲,重新在鬱鬱的日子裡找到最初喜愛音樂的心情,一如四季的更迭,也如同新陳代謝,合唱團恣然以一種類似生物的姿態存在著。

振聲在我心中是政大最特別的社團吧!在這個快速的時代裡,很難再有一群人會和你一起慢下來,細細地和你一起細心琢磨每一個從你身體、內心迸出來的聲音。誠然有些其他的音樂性社團,卻不曾可以想見有任何一種樂器比起人聲更加直接且真實。

自從大一那個懵懂的夜晚,帶著新生特有的稚嫩傲氣走進藝文中心622教室那一刻開始,就註定它,或更準確的說是他們,將在我心上種下一顆愛的種子1

很難說我是一開始就愛上這個振聲的。起初,我是學長姊眼中的問題學生,整整一個學年竟沒有準時參加過團練,即便已成往事,現在看來也是無比慚愧。這樣的我怎麼會成為學生指揮呢?又怎能在接下來的兩年站在這群可愛可敬的夥伴面前笨拙的表演著自己對於音樂的想像呢?這些問題至今我也沒有解答,或許當時主事的幹部也沒有解答,但這就是振聲奇妙的地方,或許跟合唱的性質有關吧!我們都是在不斷的失敗中找尋著最接近美好的解答,在燦爛和分散2之間 ,我們留戀著每一個堪稱幸福的瞬間。就如同某一次團練時指揮老師說的:「音樂是時間的藝術」,難以再現的聲音交錯中,即便是將畢業的我坐在教室、坐在團練時音樂中的聚攏中,我的心仍時常震盲了我的聽3

四年的時光過去,起落之間有這麼多的故事難敘,難敘我的大學生活中有這一片好風景。這裡有天真的笑容,當然也有我隱密的哀愁。四年來每一個振聲的時刻都像一片光榮的葉子,鋪散在我走過的路上燦然成金,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回首,就成為我回憶中最豐收的秋。


1. 取自〈愛情樹〉,我在振聲所唱的第一首歌曲。
2. 取自〈深笑〉,這是我最喜歡的合唱曲其中之一,也是我們 2018 公演時的安可曲。
3. 取自《猛虎集》中徐志摩對林徽因〈深笑〉的對答,茲紀念我在社團生活中偶然邂逅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