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中611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若要提及政大的哪棟建築最具氣質,藝文中心在我心目中當之無愧,暈黃的燈光在夜色裡盪開,向沉靜的山頭傳遞悠揚的樂聲。總是自嘲粗鄙、不懂文化的我,應該與此地沒有瓜葛。然而,在我大一的荒唐歲月中,藝中611那個狹小的空間曾經是家。

藝中611是古箏社的社辦,這裡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一架架古箏被直立放入一排的琴盒中,左手邊的櫥櫃堆著歷屆收集的曲目,角落放置著全面無休的小除濕機,幫助古箏們抵擋政大濃稠的濕氣,可惜他們還是飽經摧殘,無法再擁有當年美妙的音色,一旁的風扇更是超過應活的壽命,外殼已如斑駁的油漆,一片片剝落。

我往往在離開這裡時,會多環顧兩眼。若不是有這間社辦的存在,我與J學長也不會成為要好的朋友。

與J學長結識是在去年的社團聯展,還記得那天雨絲細長,他們正收拾攤位上的散亂,我在磚道上有些踟躕,畢竟古箏對我來說是全新的事物,難免會畏怯。但J學長看到我後熱情招呼,在得知社上幹部都是中文系時,那股莫名的歸屬感便把我拉進了古箏社。

J學長雖長得高大,卻溫柔細膩。當我調不好音時,他會拿著調音器過來幫忙;當我忘記譜面的記號時,他會重新再講解一次。但我們真正的認識,是某次練完琴,我崩潰述說著對中文系的期待落空,J學長並沒有安慰我,而是發表一連串的厭世言論,原本憤恨的情緒也得到了撫慰。

自那時,我便總是找到機會就翹課來藝中611練琴。這邊有一股讓人安心的木頭香,窗外並不總是春和景明,偶有唏哩嘩啦的雨聲,和著我不成調的琴聲。

午後的藝文中心是座寧靜的小城,城外枝條摩挲,烈陽闖不進這座小城,裡頭的人享受著山間的安詳,時間在看不見的角落,隨著下方的溪水緩緩流動。沒有課的時候、練完琴的時候、有好多的時候,我會在這兒發呆,漫無目的地摸著索著,我到底喜歡些什麼。

確實,那時的我不喜歡中文系,卻有點喜歡古箏社。

我喜歡在這裡,聽著老師以古箏談論人生的道理與境界,談吐間充滿溫文儒雅的藝術氣質,那大概是樂器養成的仙氣吧。我喜歡在這裡,看著J學長彈著柔情似水的曲調,指尖滑過弦時也是那麼的優雅從容。他總是手捧曲譜,跟我說著曲目背後的故事與情感,儘管有時我不解其意,但還是聽的津津有味。我喜歡在這裡練琴,雖然心裡深知自己不具備天分,但慢慢的將一個一個音符串起來,總能給我一種踏實的成就感。

偶爾回憶起大一時那個徬徨無助的背影,是藝中611收留了我。這份情感就像山林裡密織的霧氣,繚繞在我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