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自由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一如往常,一手吃著飯一手滑著社群網站,偶然瞄到一則貼文,不太起眼,貼文裡沒有漂亮的圖片跟文宣,只描述了一個古怪的軟體叫INKSCAPE,從沒聽見過,但下方的說明提到是跟繪圖技巧相關,可以免費學習到繪圖技巧,一下子打動了我,一直以來自己沒什麼特別的專長,總擔心自己若是再不上進點,畢業沒有餓死大概也會窮到上吊都沒錢買繩子,終於看到一線生機,我當然死馬也得當活馬醫。
   於是乎我就傻呼呼地依照時間去到上課地點晃晃,現場小貓兩三隻,冷清的氛圍跟綜院灰暗的教室,讓我一點都不覺得上完這堂課未來就真的會有多光明,沒多久老師到場了,老師一進場我就感受到他有多無力,宏亮的嗓音配合昏暗的教室,瀰漫的尷尬清晰可見,我的臉慢慢僵了,不時露出微微抽動的尷尬笑容表現出我對課程的投入,我默默地找出電腦,打算找點別的事做轉移一下,忽然耳間飄來一句話吸引了我的注意,”為甚麼我們國家每年要花好幾億去培養微軟的潛在客戶?”,聽完這句話心裡輕輕的有了一點共鳴跟好奇,讓我重新把注意力放到講者上,開始接收講者所想表達的事情,慢慢地似乎理清楚了講師所表達的概念:”從小到大,學校裡的每台電腦都裝著office,從第一堂電腦課,全台灣的小學生就被迫成為微軟的信徒,從此終生信奉,甚至所有公家機關都必須標配office,政府沒有收受企業一毛錢卻忠貞的作為它們的傳教士並年年進貢上億的香油錢””在信仰上、言論上我們享有高度的自由,但是在軟體上我們真的自由了嗎?”這些想法在腦海裡打轉,當天下課我找到機會和講師聊起來,漸漸的串起我跟這個新生書院學習計畫的連結。
   接下來的幾堂課我們開始學習所謂”真正的自由”,用這個名叫INKSCAPE的軟體學習繪圖,因為被第一堂課獨特的想法刺激了,讓我開始對這堂課有了好奇:”在這堂課中我們真的能打破框架,追尋軟體的自由嗎?”於是積極投入的我就開始這一年半跟新生書院FREE desIGn小家的生活,在課堂裡我注意到自己就算不是一個畫家,甚至是完全不會畫畫,我還是很舒服地用著INKSCAPE畫出不少可愛的作品,是真的可愛,並不是蠢的可愛。也了解到在電繪的世界裡AI就如同OFFICE,昂貴的授權費用讓許多人望之卻步,於是我開始跟著老師一起,把自由軟體的普及作為目標,希望讓更多台灣的人注意到我們所享有的不自由,讓更多人用更輕鬆的方式學習電繪。
   如今的我作為新生書院的tutor,帶著其他原先跟我一樣懵懂的大一們探索自由軟體的可能,現在也成功在學校裡開設自由軟體的自主學習課程,或許我些微的力量並不能真的在自由軟體的推廣上幫忙,但希望透過我讓更多一點點人知道,進而讓這些人一起投入在自由軟體,終有那麼一天台灣人的自由能被更多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