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 野火持續燃燒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致親愛的野火,

再過一個月就要從這個曾經令我驕傲的職位卸任,我還留著那張,前任社長交接社團印璽(其實只是普通的社章)的紀念照片,就算只是同額競選,非凡理想或許帶點焦慮,但我依然記得,上台掛著笑容的自己。

想想日子過得真快,彷彿還只是剛進大學的熱血青年。進入野火其實是一連串的巧合,高中時期便知野火的英勇事蹟,大一宿舍的室友更是群異議份子,我就這樣意外加入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社團。出外抗議遊行的經驗說不清,但最記得的反而是一些再日常不過的小事。社課結束後,最期待大家異口同聲地說「去吃宵夜吧!」,每每都在後山的嘗相聚、串霸、薑母鴨及羊肉爐之間做出選擇,再來就是分發交通工具,有駕照載沒駕照的,驅車前往目的地。老實說,談什麼話題我都忘得一乾二凈,但我依然記得,三杯黃湯下肚後,一群人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酒精緩緩起化學作用,笑語不斷伴隨蟬鳴水聲,微風清徐的恆光橋上,我們的青春永遠暫停在那一刻,我依然記得。

野火在外人眼裡是個「只會抗議」的覺青團體,在我眼裡卻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學校社團,只是一群平凡的大學生,帶點對於社會議題的敏感,希望能為這個世界帶來友善。有時候因為社團的經營壓力,加上課業、愛情等複雜的問題難以喘氣,甚至無法繼續下去,但我依然記得,那好幾個相似的夜晚,朋友酒精蟬鳴微風,以及成為永恆的青春,我依然記得。

願 野火持續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