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教育的火炬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夏日早晨,太陽才剛爬至距離地平線仰角25°的位置,路上已是熙來攘往的人群。我穿梭於人潮中,他們之中大約有一半是背著書包的學生,有的精神抖擻,有的睡眼惺忪,帶著各異的姿態準備迎接學校給予的挑戰。不同於單調的制服款式,我穿著花俏的衣衫前往大學殿堂,除了探尋更加深奧的學問,佔據我3/4大學生涯的是籌辦營隊的日子。
  「您好,我們是教育研究社,以探討教育方法、理論為目標,並且實際組織服務性營隊的社團。」社團聯展是每個社團的年度重頭戲,因為攸關成效評鑑。從大一對社團和教育皆懵懂不明,到大三時能夠向評審委員侃侃而談,每個字句都是從經驗裡萃取出來的精華。擔任正副社長的期間,我和S面對各種課題,從場地、經費到人際,通通變成我們髮絲裡的糾結。
  我和S在大二時是同股別的夥伴,我們主要負責回饋整個社團的九份教案。乍聽之下非常辛苦,卻也能看著大家慢慢熱絡、營隊漸漸成形,體會深深的感動。患難見真情,無數個批改教案的日夜,凝聚起我們之間的情誼——清晨在群組提出對某個教案的疑問,發現其他人也正苦惱的時候,原本乏善可陳的一份教案竟也變得有趣了。回首時,我才明白這是最歡愉的歲月;在照顧眾人的同時,亦享受著他人的關心。
  「不然我們就接了吧,以後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結束大二幹部生活將步入大三的我們,面臨承擔社團領導人的選擇題。我和S以60分鐘的手機通話,倉促地決定未來365天的模樣。
  「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拜土地公或地基主?」接下正副社長後,首先面對的難題是場地租借。先是原本訂為社課的教室,由於我們無法出席場地協調會議,被迫拱手讓人;後來借好的教室,因為其他單位不清楚規定,而延宕我們的使用時間。經過一番折騰,我們才終於在這偌大的校園找到棲身之處,懸著的心也安頓下來。解決了場地租借的問題,我們加緊籌措營隊經費的腳步。電子信箱陳列出等待寄送的草稿與回覆的來函,充塞著整個電腦螢幕。仍有更多尚未處理的信件在版面之外,彷彿我們稍微猶疑,它們便會從螢幕的稜角間溢出,排山倒海襲向我們的現實生活。
  從盛夏的涼風到隆冬的寒風,一個未成熟的營隊跟著我們稚嫩的心靈成長、蛻變,最終實踐於服務學校。
  「我其實覺得高標準的要求,讓我的心力不斷被消磨。」營隊結束後的惜別會,一位成員向眾人說道。我以為他的表情木然,聽聞這句的我們又該用什麼樣的姿態承接?我們像陳腔濫調的八點檔劇情,一直自認為合理的要求,其實只是未經過溝通的命令。我憶起大一時看著台上宣傳社團的學長姊,三五成群的同儕分散在空間裡,每個人努力扯開嘴角向旁人搭話。那時,我們思忖是否參加這個活動便可以讓生活精彩無比,還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營隊之外,我們依舊是以歸屬感為核心自願組成的社團,可是接踵而來的艱難課題大概讓我忘記當初怯生生向他人攀談的自己了。成為領導人後,我竟連扯開嘴角的力氣都失去了。
  「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很棒的副社長,總是帶著笑容關心我們。」在我即將墜入懊悔的泥淖時,另一位成員的話語緊緊地抓住我的雙手。
  過往歷歷在目,以大四身份回去分享在社團的點滴時,我們因此難以抉擇言說的內容。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資格擔起學長姊的稱呼,我和S一起流過多少參雜喜悅和苦楚的淚水,如今尚有多少機會能夠相聚且心志一致?時間的洪流不斷向前奔走,而我們帶著回憶載浮載沉。
  夏日夜晚,月亮已經高掛在夜幕,我和S結束了與學弟妹的經驗談,並肩邁出綜合院館的大門。操場上燈火通明,剩下零星的跑者於場上揮灑著汗水,微風徐徐拂上我們的臉龐。
  「你還記得大一社課的時候,學長分享了『點燃教育的火炬』這句話嗎?」他輕柔的話語順著風勢吹進我的耳朵。
  「記得啊,而且我覺得點燃火炬的人,同時也受到明火照亮與溫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