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UWBT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我想以後我會很想念那些泡在體育館的日子,還有一聲聲拍在木頭地板上的運球聲。

我進來政大校女籃的第一年,體育館已經翻新,托了政大雄鷹的福,沒有見識過舊體育館的斑駁,每次練球總會經過在最靠近門邊場地的雄鷹,那些之前會在電視上出現甲組的明星球員就在隔壁場練球,一開始還覺得挺新鮮,久了也就習慣了。

「教練很兇喔,要加要想清楚。」教練帶著玩笑威脅的口吻,試圖給剛來的我下馬威。而隨著大專盃越來越近,才知道教練的話不是個玩笑,遲遲無法適應新體系的我,受到不少挫折,更成為時常被罵的對象。一週二到三次的練球時間,與隊友見面的時間幾乎快要比所上同學多,日復一日的快攻系統練習、防守、五對五進攻攻防,我們突破預賽、複賽接著到全國賽,全國賽的逼近,不但體能備受考驗,練球氣氛也更加嚴謹。

練球前先到操場跑個9圈操場,跟隨前面隊友穩定的節奏,以及在眼前晃動的馬尾,亦步亦趨的跟著,跑到第四圈的時候,呼吸變得有些紊亂,我微仰起頭試著調整呼吸,不讓自己喘得太大聲,跑到第七圈,身後的隊友落了一堆人,連原本排在隔壁的隊友都換了人,打起精神維持吸吸吐的節奏,拖著快要沒力的腳往前,最後的一百公尺,前面的隊友們喊著加油,在時間內抵達的隊友們彼此擊掌,並走進體育館。

還沒喘口氣,教練就拿著戰術板在上面比劃接下來要訓練的內容,傳球上籃大家得合力連續進30顆,無不戰戰兢兢,因為一旦放槍,就得重數,賣力跑著接獲隊友傳球上籃,隊友放槍中斷的時候,就喊著:「加油」。即使大家奮力想把球擺進,但始終突破不了15顆,教練拍著手叫大家集合,他繃著臉沒有說話,嚴肅的指著戰術板上寫著斗大的兩行字:「因為你的一個失誤,要害大家一直跑。」,並用白板筆將失誤重點圈了起來。喊了一聲加油後,大家重振旗鼓後,總算成功達成目標。

練完球後的宵夜總是洗滌疲憊的最佳良藥,麥側對面的廢墟是最常去的地點,搭配隔壁清新的飲料簡直絕配,此起彼落談論起剛剛練球的情況,有時聊到打烊才離開,這才總算結束了一天。

我總笑說球隊生態跟女團的選秀好相似,大家為了比賽努力,加強個人能力,彼此既是合作又是競爭關係,女團總愛依程度分成好幾個班,就如同隊上分成一二隊,偶爾起起伏伏,還記得教練嘗試讓我去一隊時的那份激動或緊張,然那樣的位置只能靠著不斷努力才能穩穩佔著。賽前公布登錄12人名單總是特別殘酷,放在女團選秀大概就是「成團夜」,報了18人,但是每場比賽卻只有12個人能參賽,大家無不摒住呼吸等待被叫到名字的那一刻。

大家確實很努力,在陣容完整的這一年,我們還是沒有晉級四強,我的第一年全國,卻是很多畢業生的最後一年,被擋在四強門外的那一場,輸球之後,沉默居多,當教練集合起大家時,先是總結了整年的比賽,最後感謝畢業生,站在第一排的畢業生忍不住噙在眼眶的淚水連同汗水滴下,當第一個抽泣聲出現,如感染般從四面八方傳出,看著畢業生不甘的淚水,除了遺憾,更多的是不捨。

我想在很久很久的將來,我會感謝自己撐過每一次6:00的晨投,每一次累得要死的重訓,每一次受到挫折後滿血復活的拚勁,然後笑著在鏡頭前再比個招牌C,代表NCCUW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