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圖檔描述:金庸大頭照  
引用自香港經濟日報  

CC BY-NC 3.0

本網站上傳圖片採用CC-BY-NC授權,引用時請「註明出處」「勿做為商業用途」

查良鏞,GBM ,OBE(英語:Louis Cha Jing-yong,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男,筆名金庸,浙江海寧人,武俠小說泰斗,1948年移居香港。自1950年代起,其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包括《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歷年來金庸筆下的著作屢次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等影視作品,對華人影視文化可謂貢獻重大。這亦奠定其成為華人知名作家的基礎,素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稱讚。金庸早年於香港創辦《明報》系列報刊,並在1980年代涉足政界,曾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他因其優秀的小說作品而被稱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後與古龍、梁羽生合稱為「中國武俠小說三劍客」。於2018年10月30日下午因病於香港養和醫院逝世。

生平[編輯]

家世及早年[編輯]

金庸本名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農曆甲子年三月初六)出生於浙江海寧袁花鎮新偉村,是海寧查氏第二十二代孫。海寧查氏為海寧縣袁花鎮之書香門第,藏書豐富,在浙西一帶聲望崇隆,明清年間共出22個進士,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更包括了金庸的直系祖先查升及查揆。其父查樞卿是當地大地主,自幼接受西式教育並畢業於震旦大學;其母名徐祿,與夫共育有良鏗、良鏞、良浩、良棟、良鈺五子和良琇、良璇二女。1937年日本入侵華南時,袁花鎮慘遭轟炸,徐祿於舉家逃難途中不幸得急病病逝。當時,13歲的金庸尚在嘉興讀書。查樞卿隨後再娶顧秀英為妻,他們又育有四子二女,四子分別是良鋮、良楠、良斌、良根,二女分別是良琪、良珉。

求學[編輯]

1929年5月,入讀家鄉海寧縣袁花鎮小學,1936年入嘉興一中讀初中,離開家鄉。1937年日軍入侵,因戰事而隨學校輾轉到餘杭、臨安、麗水等地,後1938年於浙江省立聯合高中初中部就讀。

1939年,讀初中三年級的他與同學合編了一本指導學生升初中的參考書——《給投考初中者》。這是此類型書籍首次在中國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書,收效不凡。1941年因在壁報上寫諷刺訓導主任投降主義的文章《阿麗絲漫遊記》被其開除,校長張印通介紹他轉學去了衢州。1943年自浙江省衢州第一中學畢業。

1944年,考入重慶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因對校內學生黨員行為不滿而向校方投訴,反被退學。後在中央圖書館掛職,閱讀大量書籍。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返鄉,曾在杭州《東南日報》暫任外勤記者。1946年赴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插班修習國際法課程,1948年畢業。

2005年10月,已81歲的金庸離開香港,往英國劍橋大學深造,取得歷史碩士學位,碩士論文《初唐皇位繼承制度》(The imperial succession in early Tang China)。

2010年,金庸完成博士論文《唐代盛世繼承皇位制度》,取得劍橋大學博士學位,指導教授是小他15歲的麥大維(David McMullen)。

2009年開始,註冊入讀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課程,網上曾一度流傳其2013年畢業的畢業證書照片,但學校官方已確認該證書僅僅是「學校管理部門按博士生入學年月,依慣例預先普遍準備的,不可視為正式文書,『查先生已獲北大博士學位的說法沒有根據』」。因此確定金庸有在北京大學求學,而據北京大學圖書館論文檢索所得,並沒有找到金庸的博士論文,推測他沒有取得北大博士學位之可能性較高。

創作事業[編輯]

1946年秋,查良鏞進入上海《大公報》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調往香港分社。1950年赴北京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求職,但因不滿其外交政策而歸並重入《大公報》。1952年調入《新晚報》編輯副刊,並寫出《絕代佳人》、《蘭花花》等電影劇本。期間與同事梁羽生相識為友。而後總編輯羅孚安排查與梁寫武俠小說於副刊連載,梁羽生編寫《龍虎鬥京華》,查良鏞以「金庸」為筆名寫《書劍恩仇錄》,引起轟動,頓時金梁齊名。1956年,與同寫武俠小說的梁羽生和百劍堂主在報上開設專欄《三劍樓隨筆》,三人合寫隨筆,給「新派武俠」留下了一段歷史見證。1956年在《香港商報》全年連載《碧血劍》。1959年於自辦的《明報》上連載《神鵰俠侶》。1953年至1958年期間,他曾以林歡作筆名,為長城電影公司編寫劇本,其中《絕代佳人》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金章獎。更曾合作導演過兩部電影,與程矮高合導《有女懷春》及胡峰合導《王老虎搶親》。也曾以姚馥蘭為筆名撰寫電影評論,還為電影歌曲填詞。

創辦報刊[編輯]

1959年,查良鏞等人於香港創辦《明報》,後來推出包括《明報晚報》、《明報月刊》和《明報週刊》、及馬來西亞《新明日報》系列報刊,金庸還成立了明報出版社與明窗出版社。1991年1月23日註冊成立「明報企業有限公司」,當年3月22日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明報集團1991年度的盈利接近一億元,1991年明報集團香港上市後,他退出報業管理層,於是他從此去周遊列國、教書、靜修、遊山玩水、研經,他在1991年的《資本雜誌》的《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名列中排第64位,他亦被譽為文人致富的典型例子。

查良鏞為《明報》撰寫社評二十餘年,以「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傳為美談。1960年代,由於中蘇交惡,中國大陸安全無保障並面臨威脅,開始積極發展研究核武器,外交部長陳毅在1963年提出了「核褲論」:「當了褲子也要造核子!」。查於1964年在《明報》發表《要褲子不要核子》社評,反對在貧窮情況下造原子彈。左翼報紙《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等以「反共反華」、「親英崇美」、「背叛民族立場」回應。直到最後陳毅出面制止了左派的攻擊。雖然明報系列並非激進刊物,但文化大革命爆發時,查良鏞和《明報》公開對其持反對態度。在《明報月刊》40週年的撰文上,金庸也直言刊物是和文革對著幹,具體展現在紀錄彭德懷功績、出版吳晗的《謝瑤環》劇本,極力捍衛中國傳統文化和批判錯誤抨擊。查遂被香港左派分子罵為「漢奸」、「走狗」、「豺狼鏞」;更曾受死亡恐嚇,一度離開香港暫避。回港後一路受香港政府特別保護直至20世紀70年代末。

涉足政界[編輯]

1973年春,查良鏞曾應中華民國政府之邀前往台灣,並與行政院院長蔣經國(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的長子)見面會談。文革結束後,金庸在1981年與1984年來到中國大陸訪問,並先後在北京與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和胡耀邦會談,是首位獲鄧小平單獨接見的香港人。隨後1985年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宣告成立,金庸作為委員之一,任基本法政治體制起草小組的港方負責人兼經濟體制起草小組成員。因香港政制方案乃基本法中最為核心且爭議最大,直至1988年方案尚未成型。1988年,金庸與查濟民提出了備受爭議的「政制協調方案」(又稱「雙查方案」、主流方案)。這個方案相對當時各界所提出的眾多方案中比較保守,因而被認為有礙民主進程而得不到港人支持,查回港後有各種針對他的示威抗議發生。實際上查之本意為給民主派李柱銘、司徒華兩人留出餘地,但當天兩人沉默以示抗議,使得最為保守的這一方案得以通過,大出查氏所料。然中央人民政府當時認為正是底限所在,故其後作修改並被納入基本法使用至今。

1989年,北京發生了八九民運。5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鵬發布「首都戒嚴令」當天,查良鏞對解放軍武力鎮壓學生表示傷心,辭去基本法草委、諮委職務,結束了從政生涯。同年在《明報》創辦三十年慶祝茶會上宣布卸下社長職務,只擔任集團董事長。

退休[編輯]

1991年明報企業上市,查良鏞任董事長並簽訂三年服務合約,與于品海達成協議由智才技術性收購明報企業。1993年曾對香港總督彭定康的「政改方案」進行筆戰,同年兩會期間赴北京訪問,並獲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接見。同年4月宣布辭去明報企業董事局主席職務,改任名譽主席,更將明報集團售予于品海,宣布全面退休。

1994年查良鏞返鄉參加嘉興一中90周年校慶並於嘉興高專興建「金庸圖書館」。圖書館落成後再斥資1400萬在西湖興建「雲松書舍」,供個人藏書、寫作和與文友交往雅集之用。1996年秋當「雲松書舍」落成後,查良鏞改變初衷,毅然捐出斥巨資興建的書舍,現已成為杭州的新旅遊景點,內藏金庸作品及手跡陳列室等。

逝世[編輯]

2018年10月30日下午5點半左右,查良鏞在家人陪伴下於香港養和醫院與世長辭,享耆壽94歲。其子查傳倜被記者詢問時也僅回7個字「下午走了,很安詳」。其後,他在微信上載多張查良鏞生前圖片,並留言「有容乃大俠客情,無慾則剛論政壇,看破放下五蘊空,含笑駕鶴倚天飛」。其喪禮在11月13日以私人形式舉行。

公職[編輯]

香港廉政公署市民諮詢委員會召集人、法律改革委員會委員(1970年代至1980年代)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政治體制小組負責人,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執行委員會委員(1985年至1989年) 全國人大常委香港籌委會委員(1996年至1997年) 中國作家協會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2009年9月至逝世)

榮譽[編輯]

金庸一生獲頒的部分榮銜包括: 大英帝國官佐勳章勛銜(1981年)、法國政府榮譽軍團騎士勛銜(1992年)、法國文化部法國藝術及文學司令勛銜(2004年);

英國牛津大學、劍橋大學、香港大學[38]、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公開大學、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樹仁大學、澳門大學等校榮譽博士; 日本創價大學、香港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浙江大學、廣州中山大學、四川大學、華東師範大學、蘇州大學、國立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吉林大學等校名譽教授; 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名譽院長(原為院長及博導,後辭去)、終身教授。

1998年,獲香港市政局頒授「文學創作終身成就獎」;獲香港(及海外)文學藝術協會頒授「當代文豪金龍獎」,同獲此獎的還有巴金和冰心。

2000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

2001年,國際天文學會將北京天文台發現的小行星10930命名為「金庸星」。

2005年,英國劍橋大學授予金庸榮譽文學博士名銜,金庸隨即以81歲高齡赴劍橋大學攻讀歷史學碩士、博士學位。

2009年,獲頒2008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

2010年,英國劍橋大學授予金庸榮譽院士和哲學博士學位;並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09香港藝術發展獎」之「終身成就獎」。

2011年,國立清華大學授予金庸名譽博士學位。

2011年,澳門大學授予金庸榮譽文學博士學位。

紀念[編輯]

2003年3月,位於澳門新馬路的文化會館開設金庸圖書館,金庸親臨開幕並任榮譽顧問,館藏有中、英、日、泰、印尼文版金庸小說。 2017年2月,位於香港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館」常設展館揭幕,內藏展品300多項,包括手稿、早期流通的小說、金庸作品改編的影視劇和金庸私人物品等,展示金庸畢生的武俠小說創作歷程與貢獻以及其作品對香港流行文化的影響。 劍橋大學的徐志摩詩碑相當著名,但鮮少人知道,劍橋大學也有金庸碑。根據聖約翰學院網站介紹,金庸碑(Cha Stone)在2012年7月4日立於聖約翰學院後院學者花園(Scholar’s Garden),石碑高5英尺。 中國浙江省舟山群島桃花島設立「金庸文化園」及金庸塑像。

著作[編輯]

1955年《書劍恩仇錄》

1956年《碧血劍》

1957年—1959年《射鵰英雄傳》

1959年—1961年《神鵰俠侶》

1959年《雪山飛狐》

1961年《鴛鴦刀》《白馬嘯西風》

1960年—1961年《飛狐外傳》

1961年《倚天屠龍記》

1963年《連城訣》

1963年—1966年《天龍八部》

1965年《俠客行》

1967年《笑傲江湖》

1970年《越女劍》

1969年—1972年《鹿鼎記》

評價[編輯]

查良鏞為《明報》撰寫社評二十餘年,被稱為有兩支筆:一支是寫武俠小說的「世界第一俠筆」,另一支是寫社評的「香港第一健行」。

北大教授陳平原先生:「他把儒釋道、琴棋書畫等中國傳統文化通俗化了,所以金庸小說可以作為中國文化的入門書來讀。」

陳世驤曾寫道:金庸武俠小說「可與元劇之異軍突起相比。既表天才,亦關世運。所不同者今世獨見此一人。」

另一個金學專家、中國新派武俠小說研究學會會長馮其庸說:「金庸小說的情節結構,是非常具有創造性的。我敢說,在古往今來的小說結構上,金庸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以上兩位學者評價是極高的。特別是近十年來,金庸作品已由原來的市井文學,堂堂正正進入了學術殿堂了。


參考資料[編輯]

金庸-維基百科

金庸-教育百科

金庸離世:飛雪連天成絕響 笑書神俠留人間